《Invisible》:在黑暗中通过音效来构建并体验一个可能的世界

利用沉浸感和想象力的结合,让观众在黑暗中通过音效来构建并体验一个可能的世界及其发生的故事,这是VR艺术作品《Invisible》的根本特征。

艺术总监大卫·罗森伯格(David Rosenberg)对该作作了恰当的解释,他说:“沉浸感与想象力密切相关,通过移除观众的所有视觉,让他们在自己所处的新环境中,在脑海中创造事件的图像。我们开始制作这部剧时并没有打算让它变得可怕——那不是我们最初探索的内容。但我们从第一场演出中发现,这是观众反馈的主要内容之一。这种身临其境的音效真的会在你身边创造角色的存在感。”

《Invisible》最初是作为空间音频作品而创作的,并被放置在遮光的剧院中供人体验。后来,制作团队将作品安装在了集装箱中,以免除剧院难以消除的干扰。他们的想法是将观众置于一个可持续的环境中,让他们感到有点脆弱。作品在黑暗中的一个关键部分会激发观众对真实和想象的事物产生怀疑。在这里,观众不知道他们听到的是头显中发生的事情还是他们置身的物理空间发生了变化。

在《Invisible》之前,图帕克·马蒂尔(Tupac Martir)导演的VR电影《我们内心的宇宙》(Cosmos Within Us)也是让观众通过声音来获得体验的:该作被描述为“75%的声音”,观众不必看视觉图像仅凭听到的声音即能体验故事。还有2018年的VR 游戏《Blind》,它让玩家置身于一个失明的年轻女人的足迹,在黑暗中通过声音来构建和体验故事。

《我们内心的宇宙》中有演员和音乐家的实时表演,因此被称为实时电影,而《Blind》中有游戏所特有的需要解答的谜题。与这两部作品相比,《Invisible》要简单得多,不过有很独到的地方:不仅让观众沉浸于一个世界,还试图混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的界限,促使人对世界的复杂性进行探寻和思考,进而对惯常的世界产生质疑。在这里,简单的事件带来了深邃的感觉——对世界的本质的感悟。

《Invisible》是Darkfield工作室制作的第一部VR作品,体现了他们探索VR这一新媒体的兴奋。该作曾作为艺术装置在英国、洛杉矶和墨尔本展出过,现在可在VR 艺术展览应用《另一种现实博物馆》(Museum of Other Realities,简称 MOR)中体验。

MOR除了提供 VR 等新媒体艺术作品体验,还为用户构建了一种沉浸式艺术社交环境。【本文最初发布于数字叙事

赞赏支付宝扫码赞赏微信扫码赞赏
泽诺
泽诺
当一件艺术品达到它的最高形式时,它就变成了一种技术。当一项技术达到了它的最高形式,我们称之为艺术。
本文系最元宇宙原创(编译)内容,未经授权,不得用于商业目的,非商业转载须注明来源并加回链。

相关文章